让基督教更容易理解

2024-01-23 18:14 浏览量: 694 作者: Alan Noble 来源: 作者文集
摘要:要向我们的邻居传福音,我们就必须想出一些办法,把人们从分散注意力的技术中拉出来,请他们思考福音的超凡奥妙。

查尔斯·泰勒(Charles Taylor)在《世俗时代》(A Secular Age)一书中写道:“对于今天许多人来说,为了顺从某种外在权威而放弃自己的道路似乎并不算是一种属灵生活。”这句话直指当代教会所面临最大挑战的核心。

为了帮助我们的邻舍信靠耶稣的救赎,我们必须使基督教的福音易于理解。

容易理解并不等于让福音变得更可口或更令人感到舒适。相反,福音需要让人们能够想得通,因为在这个世俗时代,他们已经无法“想通”真正的信仰,信仰不再成为一种可能的愿景。

我们需要让人们清楚地认识到这一好消息的美与善,它既复杂又简单。我们必须证明,在我们的思想和经验之外存在着一种现实,福音要求我们顺应这种外在的现实。这就需要通过对福音的思考来打破对基督教信仰的物质主义偏见、传授强有力的圣经性伦理,并挑战我们自己的信念。

思考超越性

我们许多不信的邻舍都很难把上帝想象成一个超越的、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无所不在的存在,更提不上理解神如何渴望了解并爱我们这些人类了。

用泰勒的话说,作为现代人,我们把自己想象成“缓冲”("buffered")。“缓冲”意味着我们觉得自己可以主宰与世界打交道的条件。这就要求我们生活在某种“内在框架”中,即主要从唯物主义的角度来看待现实。我们与自己的经验无法解释的世界隔绝开来。

即便是基督徒,也很难想象彩虹这样的东西是上帝的标志。我们仅仅把它当作一种大气现象来体验。让人们理解福音的部分工作包括:帮助人们把基督教信仰看作并体验到它不仅仅是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通过宣告上帝的真实来打破他们对上帝的概念,识别并挑战内在的框架,并理解到主餐等教会生活实践背后的超自然性。

突破我们的唯物主义假设很难,因为我们都被卷入了技术时代的噪音和洗脑中,这个时代对我们的时间要求越来越高,不利于人的沉思和反省。福音是一种认知重担。它颠覆了我们对自己的认识。

要想从技术带来的噪音中挣脱出来,对福音进行深入思考,就需要默想。归根结底,任何福音介绍的结果都取决于圣灵的工作。但我们必须意识到,我们的邻居分心的物质环境会积极地阻碍我们的思考,而这种思考会让我们意识到自己的罪性和对救赎主的需要。

要向我们的邻居传福音,我们就必须想出一些办法,把人们从分散注意力的技术中拉出来,请他们思考福音的超凡奥妙。

正确对待性道德

因为我们正在经历第二次性革命,所以我们需要能够传达符合圣经的性道德之美。我们必须消除对基督教普遍信念的困惑(随着后基督教文化的发展),尤其是在性和性别领域。

我们必须能够解释婚姻、我们的身体、性和生育之间的基本关系。婚姻不仅仅是性生活的许可或法律上的纽带,而是建立在上帝创造基础上的盟约,是基督对教会之爱的活生生隐喻。

我们的身体不应被理解为属于我们自己,而是属于上帝,并在一定程度上属于我们的配偶和子女。我们必须教导大家,性生活的目的既包括夫妻间的快乐和亲密,也包括对孩子的开放。尽管并非所有人都有能力生育,但生育应被视为婚姻本身性质的一部分。这些观点对我们的世俗邻居来说是一种挑战,对教会中那些一直被教导身体是自己的,孩子只是一种生活方式的人来说也是如此。

这种性伦理的传播必须离开那些需要激起无脑回应的社交平台。社交媒体不利于讨论我们的信仰,社交媒体尤其不利于解释符合圣经的性伦理。取而代之的是,当地教会需要成为基督教性伦理之美的榜样。此外,基督徒领袖需要高屋建瓴、细致入微地阐述为什么圣经的性道德是美好的。

这个世界会对自主和性积极感到厌倦。教会有机会提供真实和自由的东西。

记住我们不属于自己

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些文化障碍,我们需要从整体上挑战“我们是自己的,我们属于自己”这一信念。

自我拥有的概念让现代人很难接受外部权威作为属灵生活的源泉。我们可以理解在内心寻找真实的属灵生活,但不能理解在外部寻找真实的属灵生活。我们想象自己是自主的。我们得到的教导是:这种自主是我们最大的自由。

无论是从中世纪存在主义者的口中,还是从广告商或 Instagram 名人的口中,我们一直得到的信息是:我们可以自由地创造自己的现实,因为我们是我们自己。然而,这种意识形态并不自由。它是一种缓慢的死亡形式,证据就在我们身边。

我们的邻居(以及教会中的许多人)公开为他们的彻底自主而欢欣鼓舞。与此同时,他们却悲惨、虚弱、没有安全感、绝望。法国社会学家阿兰·艾伦伯格(Alain Ehrenberg)在《自我的疲惫》(The Weariness of the Self)一书中令人信服地指出,自我创造、自我维持的现代人概念与抑郁和焦虑的现代表现形式之间存在直接关系。

自我归属的重担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当我们的邻居看到自主不是生命的赐予,而是一种禁锢时,另一种选择——归属于神——就变得更容易想象了。

抵制文化的压力

这三个重点并不是福音的核心,也不是基督教所独有的。相反,思考超验的事物、展现圣经中的性道德以及保持上帝对我们生命的所有权意识,每一个都反映了我们在文化的三个重要压力点上所做的努力。它们都不是福音,但每一个都以有别于我们周围世界的方式有效地展示了福音的意义。

我们的邻舍(以及教会中的许多人)公开为他们的彻底自主而欢欣鼓舞。与此同时,他们却过得很悲惨。

虽然西方教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转变,但我们仍有机会提供真正的反文化叙事。这就要求我们让基督教变得易于理解。

福音总是令人反感的,但它并不总是像世俗时代那样让人难以理解。我们的任务是探究和寻找张力所在,在那里我们可以打破误解,提供一个美丽的替代方案,挑战流行的社会神话,并宣布好消息。


相关新闻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